武元衡途經漢中時的詩歌創作
時間:2016-06-16 00:00:00 瀏覽:
李青石
 
  武元衡(758——815),唐代詩人、政治家,字伯蒼,河南緱氏(今河南偃師東南)人。武則天的曾侄孫,其曾祖父武載德是武則天之族弟,官至湖州刺史。其祖父武平一,善屬文,終考功員外郎、修文館學士,與詩人宋之問、杜審言等交游密切,有詩詞唱和。其父武就,曾任殿中侍御史,后因武元衡地位顯赫,追贈吏部侍郎。作為政治家的武元衡,出將入相,地位顯赫。他是唐代擔任過宰相中棱角分明、性格鮮明的人。他品格高尚、清廉無私、正直耿介、堅持原則、不畏強暴,殫精竭慮維護中央的權威、國家的統一。
 
  武元衡又是一位創作成就卓著的詩人,《舊唐書·武元衡傳》說:“元衡工五言詩,好事者傳之,往往被于管弦。”說明他的詩當時流傳很廣。宋代晁公武的《郡齋讀書志》引用當時人們對武元衡的評價:“議者謂唐世工詩宦達者唯高適,達宦者工詩者唯元衡。”武元衡與中唐時期許多重要的詩人都有詩歌唱和,交往十分密切。晚唐詩人張為在《詩人主客圖》中把唐代元和時期詩人分為六派,各有主人一人,升堂、入室、及門人等若干,張為把武元衡封為“瑰奇美麗主”,與廣大教化主白居易齊名,劉禹錫只是“瑰奇美麗主”流派的“上入室”之人,可見其影響力之大。北宋文人魏泰認為“武元衡律詩勝古詩,五字句又勝七字”(《臨漢隱居詩話》)。胡應麟評價武元衡的詩是“中唐妙唱”(《詩藪·內編卷五》)。我們從武元衡描寫夢境的一首《贈道者》詩中可以體會到他詩歌瑰奇美麗的色彩:“麻衣如雪一枝梅,笑掩微妝入夢來。若到越溪逢越女,紅蓮池里白蓮開。”詩中借用《詩經·曹風·蜉蝣》“麻衣如雪”之句描寫夢中的情景,潔白如梅花的女子一襲白衣,微笑著緩緩進入詩人甜美的夢境。在夢中,詩人的思維又跳躍到越溪,把這位高潔的女子想象成紅蓮池中一支傲然獨立的白蓮。這首詩色彩絢麗、對比鮮明、意象跳躍,情感真摯、畫面淳美。若不讀他的詩,我們很難想象一位以堅毅、剛正、清廉著稱的大唐宰相盡然有如此豐富細膩的感情,如此風流多情。
 
  武元衡曾于公元807年秋末十月和公元814年仲春二月兩度途經漢中,留下了多首詩作吟詠漢中山水形勝。
 
  唐德宗建中四年(783年),武元衡登進士第,曾任監察御史,后改任華原(今陜西耀縣)縣令。武元衡任華原令時,鎮軍督將干預地方政務,侵擾百姓利益,他自己無力阻止那些軍中權貴們的胡作非為,憤而辭職。武元衡辭官閑居幾年后,因唐德宗比較欣賞他的才華,將他擢拔為正六品下的比部員外郎,進入中央之后武元衡升遷很快,一年之內三次升官,成為正五品的右司郎中。唐德宗貞元二十年(804年)便升為中央大員御史中丞,官拜四品。一次唐德宗召他廷對結束后,唐德宗望著離開朝廷的武元衡的背影深情地對身邊的人說:“元衡真宰相器也。”唐順宗朝,王叔文、王丕執政,曾以權利誘惑、拉攏武元衡加入自己的集團,被不愿結黨的武元衡拒絕。
 
  唐順宗永貞元年(公元805年)八月,西川節度使韋皋病卒,節度副使劉辟自任節度留后,并唆使手下諸將上表中央為其求節鉞。對于劉辟的無理要求朝廷自然不能答應。十月,中央征劉辟回朝任給事中,劉辟拒絕朝廷的任命,駐軍劍門,擁兵自守。唐憲宗元和元年(公元806年)正月,利令智昏的劉辟進一步要求兼領三川(唐肅宗至德二年置劍南西川、劍南東川、山南西道三鎮,合稱三川),朝廷不許,劉辟遂發動叛亂,發兵圍攻劍南東川節度使李康,欲以自己的幕僚盧文若取而代之。唐憲宗聽從宰相杜黃裳的意見派兵討伐,唐憲宗:“命左神策行營節度使高崇文將步騎五千為前軍,神策京西行營兵馬使李元奕將步騎二千為次軍,與山南西道節度使嚴礪同討辟。”(見《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三十七》)高崇文是一位善于治軍、驍勇善戰的將軍,入蜀后不久即平定了劉辟叛亂。因平劉辟之功,高崇文被封為“檢校司空、西川節度副大使、南平郡王”。史書記載高崇文是個武功超群但缺乏文治的人,是個不識字的大老粗,一見書案文牒就頭暈的人。他覺得自己做治理蜀地的文官很無聊,請求率軍戍守邊疆。唐憲宗下詔任命高崇文以“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銜任“邠寧慶節度使、為京西諸軍都統。”
 
  元和二年初冬十月,唐憲宗任命武元衡以門下侍郎、同平章事銜擔任西川節度使取代高崇文。武元衡從長安出發,經褒斜道過興元,再由金牛道入蜀。在漢中境內,武元衡寫了《兵行褒斜谷作》、《宿青陽驛》兩首詩記敘此次行程?!侗邪惫茸鳌吩娫唬?/div>
 
  古地接龜沙,邊風送征雁。
 
  霜明草正腓,峰逼日易晏。
 
  集旅布嵌谷,驅馬歷層澗。
 
  岷河源涉屢,蜀甸途行慣。
 
  矢橐弧室豈領軍,儋爵食祿由從宦。
 
  注意奏凱赴都畿,速令提兵還石坂。
 
  三川頓使氣象清,賣刀買犢消憂患。
 
  詩的標題明確說這首詩作于從長安出發到蜀地途中的褒斜道中。
 
  這首詩從內容上看可分為三層意思。
 
  前六句寫詩人行進在褒斜道中所見的情景與感受。詩的前兩句:“古地接龜沙,邊風送征雁”形容詩人所走的褒斜道地連邊塞,古遠荒涼。“龜沙”意謂地處秦嶺深處的褒斜道遙遠的如同沙漠中的龜茲國。南朝(宋)文學家王僧達在《祭顏光祿文》中夸贊顏延之:“才通漢魏,譽浹龜沙。”《文選》注解“龜沙”二字意思是:“《漢書》曰:龜茲國王治延城,去長安七千四百八十里?!渡袝吩唬罕挥诹魃?。漢書,李陵歌曰:經萬里,度沙漠?!墩f文》曰:北方流沙。”詩人還把在秦嶺山中山風稱之為邊風。從武元衡的詩中我們看到中唐時期的政治家們已沒有了盛唐時期政治家的開疆拓土、威震四海的恢弘氣度。詩人覺得走在褒斜道中如同行走在萬里之遙的龜茲沙海,將褒斜山谷中的風說成邊風,可見此時的唐王朝疆域已大大縮水。緊接著的“霜明草正腓,峰逼日易晏”兩句描寫了褒斜道中的季候與地理特點?!顿Y治通鑒·卷二百三十七》記載:“元和二年(丁亥,公元八零七年)十月丁卯,以門下侍郎、同平章事武元衡同平章事,充西川節度使。”農歷十月,正是秦嶺深處寒霜凄凄,秋草俱腓的時節,走在山高路狹的褒斜道中,早晚不見天日,似乎白日更短,詩人愈發感覺凄切悲涼。詩中的“集旅布嵌谷,驅馬歷層澗”兩句描寫的是詩人在褒斜道中所見到的景象:驅馬走在秦嶺深處急流深澗中,零星的集鎮與館驛散落在大山的皺褶之中。
 
  中間六句贊頌自己的前任高崇文平定蜀地的功績。“岷河源涉屢,蜀甸途行慣”兩句詩贊美了高崇文曾經的功績。高崇文是一位能征慣戰將領,唐德宗貞元年間隨韓全義鎮守長武城,治軍有方,官升至金吾將軍,后多次率軍在寧州(今甘肅寧縣)、長武城一帶戍邊抵御吐蕃,為打擊吐蕃軍隊,高崇文曾深入河源吐蕃地區,后又率軍入蜀平定劉辟叛亂。“矢橐弧室豈領軍,儋爵食祿由從宦”兩句詩是詩人自謙之說,與高崇文相比,武元衡謙虛地說即使是自己佩戴著弓袋箭囊也不會領兵作戰。詩句中的“儋爵食祿”四字意為“任官受爵,享受俸祿”。武元衡覺得自己入仕以來受人君爵位、食皇家俸祿,貢獻不多。這是武元衡的自謙之詞。“奏凱赴都畿,提兵還石坂”寫的是高崇文平定劉辟之亂率軍回京時的情形。元和元年九月,劉辟主力被高崇文打敗后,率十數騎逃奔吐蕃。高崇文遣部將高霞寓尾隨至羊灌田(今四川彭縣西北)。劉辟走投無路,投岷江自盡,高霞寓部下下水將劉辟活捉,后押解至京。被誅死在京城西南一棵長勢茂盛的柳樹之下。平定劉辟叛亂之后高崇文主動請調離開西川,出任邠寧慶節度使,負責防御長安之西吐蕃、氐羌的進攻。
 
  第三層抒發詩人自己治理蜀地的愿望
 
  “三川頓使氣象清,賣刀買犢消憂患”兩句詩中所說的三川即今四川、重慶和陜南大部分地區。武元衡原以為平定劉辟之亂后蜀中就能使三川地區恢復和平、氣象一新,老百姓就能賣刀買犢、鑄劍為犁,過上安定、平靜生活。其實高崇文離蜀地時給武元衡留下了一個爛攤子。據《新唐書·武元衡傳》記載:“崇文去成都,盡以金帛、帟幕、伎樂、工巧行,蜀幾為空。”
 
  武元衡在詩中對高崇文的肯定與贊譽,顯示了這位政治家的寬厚、大度的風范。但他在前往西川的路中還沒有意識到治理西川的艱難困苦。
 
  在走向西川途中,武元衡還寫了一首七絕《宿青陽驛》,抒發路途中凄清蒼涼的感受。
 
  詩題中所說的青陽驛即今陜西勉縣之西的青羊驛,在108國道上,是勉縣與寧強兩縣間的一個集鎮,古代陜西通往四川金牛道上的一個重要驛站。清代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引用的《輿程記》記載:“自褒城西南九十里而至沔縣。又六十里為青陽驛。”
 
  詩中寫道:
 
  空山搖落三秋暮,螢過疏簾月露團。
 
  寂寞銀燈愁不寐,蕭蕭風竹夜窗寒。
 
  秋末冬初,詩人夜宿秦巴山間、漢水源頭的青陽驛。夜晚,颯颯寒風搖落片片黃葉,偶爾有只螢火蟲飛過稀疏的竹簾。一輪圓月灑下銀色的清輝,群山安詳靜謐。羈旅孤驛的詩人,面對清冷的燈光愁思萬千、難以入寐。蕭蕭寒風吹著驛站旁的竹林沙沙作響,絲絲冷風從窗戶鉆入驛舍,寒氣襲人,令人愈發感覺悲切凄涼。
 
  這首短詩摹景生動細膩,抒情自然真切,觸景生情,情景交融,把詩人入蜀時孤獨無助、凄涼憂傷的心情抒發的淋漓盡致。
 
  雖然詩人在《兵行褒斜谷作》詩中表現出對治理蜀地充滿了自信,但實際上他心中底氣是不足的。他進入四川到利州過嘉陵驛時所作的《題嘉陵驛》詩中感嘆道:“路半嘉陵頭已白,蜀門西更上青天。”到利州時蜀道已走了多一半,西川節度使治所成都已經不遠,而此時詩人產生“蜀道難,難于上青天”的感慨,可見他心中的矛盾與惆悵。
 
  武元衡治蜀,沒有辜負唐憲宗的厚望,他接手高崇文的爛攤子后,一改韋皋治蜀以來崇尚奢靡、追求浮華的作風,簡約律己、寬厚待民。對內發展生產、修養生息,對外和睦吐蕃、安撫氐羌。僅僅三年,實現蜀中大治?!缎绿茣?middot;武元衡傳》記載:“元衡至,綏靖約束,儉己寬民,比三年,上下完實,蠻夷懷歸。雅性莊重,雖淡于接物,而開府極一時選。”《新唐書》所說的“雅性莊重,然淡于接物”意謂武元衡為人性情雅潔、莊重嚴肅、淡泊低調、不喜應酬。
 
  元和八年(公元814年)春,唐憲宗召武元衡回京任宰相?!杜f唐書·武元衡傳》對此事記敘非常簡略:“八年,征還。至駱谷,重拜門下侍郎、平章事。”從西川回京途中路過寧強嶓冢山,詩人寫了《夕次嶓山下》一詩記錄此行。詩中寫道:
 
  南國獨行日,三巴春草齊。
 
  漾波歸海疾,危棧入云迷。
 
  錦谷嵐煙里,刀州晚照西。
 
  旅情方浩蕩,蜀魄滿林啼。
 
  這是一首五言律詩,《全唐詩》記載這首詩的標題為《夕次潘山下》,“潘”字顯然是“嶓”字之誤。
 
  詩的首聯“南國獨行日,三巴春草齊”寫了由西川回京時的季候與景象。行走在南國土地上,此時三巴大地正是鶯飛草長,春花爛漫的季節。據《資治通鑒卷·239》記載,元和八年三月甲子,“征前西川節度使、同平章事武元衡入知政事。”武元衡詩中的記錄與《資治通鑒》的記載是一致的。
 
  詩的頷聯“漾波歸海疾,危棧入云迷”兩句正是寧強嶓冢山下金牛驛一帶風光的寫照。詩中所說的“漾波”指的正是漢水源頭漾水的波瀾。漢水發源于寧強嶓冢山,傳說大禹治水曾到過嶓冢山,《尚書·禹貢》有“嶓冢導漾,東流為漢”之說。武元衡看到滾滾東流的漾水,想到萬里之外的大海。“危棧”描寫的是嶓冢山附近的金牛道上的古棧道。嶓冢山附近的金牛道上有五丁關,流傳著五丁開關的傳說,李白在《蜀道難》中吟道:“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后天梯石棧相勾連。”這里山高路狹,危棧懸空。
 
  詩的頸聯“錦谷嵐煙里,刀州晚照西”兩句寫的是成都附近蜀地及蜀道的風光。走在蜀道錦繡的山谷中,人們似乎被籠罩在暮色嵐煙中。詩中所說的刀州是指益州。據《晉書·王濬傳》:記載:晉代王濬任廣漢太守時,有天夜里做了個夢,夢見自己臥室房梁上懸了三把刀,不一會又增加了一把。王濬覺得這是個不祥的噩夢,心中非常不快。他他把這個夢說給主簿李毅聽,李毅聽后向他祝賀道:“三刀為州字,又益一者,明府其臨益州乎?”不久益州刺史皇甫晏被張弘殺害,王濬升遷為益州刺史,應驗了李毅的解夢。后來人們又把刀州作為益州的別稱。
 
  詩的尾聯“旅情方浩蕩,蜀魄滿林啼”兩句詩中寫了詩人行旅蜀道中的感受。詩中所說的蜀魄指杜鵑啼血的典故。傳說周朝末年蜀國的君主杜宇,又稱望帝,是個深受蜀國百姓愛戴的好國君。后來望帝杜宇禪位退隱,不幸國亡身死。杜宇死后魂化為鳥,名為杜鵑。杜鵑暮春哀啼,直至口中流血。其啼聲哀怨凄婉,催人泣下。詩人由蜀地回長安之時,正是春暖花開、杜鵑啼鳴的季節。聽到杜鵑的哀啼,詩人內心浩蕩之情恐怕也有些戚戚然。
 
  詩中所用的“王濬刀州夢”和“杜鵑啼血”兩個典故十分貼切,準確地表達了任職蜀中之后回京途中的心境與感受。
 
  武元衡一行沿金牛道走到西縣境內的百牢關時,正值清明時節,詩人作了《元和癸巳余領蜀之七年奉詔征還二月二十八日清明,途經百牢關因題石門洞》一詩記敘行程,詩曰:
 
  昔佩兵符去,今持相印還。
 
  天光臨井絡,春物度巴山。
 
  鳥道青冥外,風泉洞壑間。
 
  何慚班定遠,辛苦玉門關。
 
  詩題中所說的百牢關在今陜西省勉縣西南。隋置,原名白馬關,后改名百牢關,是金牛道上一處重要的關隘,在漢水岸邊。清代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陜西五·漢中府》:“百牢關在州西南,隋開皇中置,以蜀路險,號曰百牢也?;蛟?,其地有百牢谷,因名。”是“皆秦蜀要沖之地。”民國十三年出版的《重刻漢中府志·卷三》曰:“百牢關在縣(勉縣)西七十里。”《重刻漢中府志》還引用《圖經》的記載云:“百牢關故基在今興元西縣西南,兩壁山相對,六十里不斷,漢水流其中,乃入金牛峽益昌路也。”杜甫《夔州歌》吟道:“白帝高為三峽鎮,瞿唐險過百牢關。”從杜詩的描述中我們看到杜甫把百牢關與三峽中的瞿塘峽相提并論,可見百牢關是非常險惡。唐代在這里設有關口,并有關吏把守,元和四年(公元809年)三月,元稹任監察御史前往東川查辦節度使嚴礪及任敬仲等人的貪瀆案時首次到這里,他的《使東川·夜深行》一詩敘述詩人在百牢關附近星夜兼程趕夜路的情形。
 
  夜深猶自繞江行,震地江聲似鼓聲。漸見戍樓疑近驛,百牢關吏火前迎。
 
  從武元衡《途經百牢關因題石門洞》詩的前兩句看,詩人對自己出將入相的政治生涯頗有些志得意滿、躊躇滿志。接下來兩句寫了詩人回京途中的感受,市井繁榮,巴山處處春光無限。再次兩句寫了行走在百牢關附近的一處石門洞所見到的景象,石門洞周邊山勢巍峨,險如鳥道,石門洞中冷風習習、泉水潺潺。詩人把自己鎮守蜀中的經歷與班超投筆從戎、西出玉門、開疆拓土、建功立業相較,自覺慚愧。
 
  我們知道此次進京對武元衡本人來說是件大喜事。入朝擔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這是封建社會中政治家們人生和仕途中最輝煌的頂點。歸途中胸懷國家、心系社稷的武元衡他在從蜀中回長安途中所作的另一首詩《途中即事》中寫道:
 
  南征復北還,擾擾百年間。
 
  自笑紅塵里,生涯不暫閑。
 
  從南征蜀中到北歸京師,途中詩人聯想到蜀中紛紛擾擾的百年亂象。隋文帝曾說:“巴蜀險阻,人好為亂。”后人蜀地治亂的規律也有“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未治”的結論。自唐代安史之亂后,蜀中多次發生軍閥割據叛亂,所以詩人有此感慨。自嘲無法跳出紅塵,人生得不到片刻的寧靜。詩中也透露出詩人自負之意。
 
  因為武元衡回京擔任宰相,沿途的地方官員對武元衡的接待非常熱情。時任漢中一帶最高行政長官的山南西道節度使鄭余慶,專程陪同武元衡游覽了百牢關石門洞,并作了《和黃門相公詔還題石門洞》詩與武元衡唱和,鄭余慶詩中的“嵌壑驚山勢,周灘戀水聲”兩句也寫出了石門洞的山形水勢。
 
  武元衡到興元府之后,山南西道節度使鄭余慶自然是盛情款待這位即將入朝的準宰相。品美食、飲美酒、賞歌舞,是自古以來官場接待的套數。唐人尤其喜歡在歌舞聲中飲酒作樂。我們無從知曉當時酒宴的盛況,恐怕鄭余慶會搜羅盡漢中的美味佳肴、靚麗美眉招待這位昔日的同僚、未來的上級。賓主酒酣耳熱之際往往賦詩抒情言志。武元衡即席作了《聽歌》一詩,詩曰:
 
  月上重樓絲管秋,佳人夜唱古梁州。
 
  滿堂誰是知音者,不惜千金與莫愁。
 
  新月初上,在梁州酒樓聽二八佳麗吹管撥弦,輕啟朱唇,妙音悠揚,不免引得詩人浮想聯翩。古人常常把秋與愁聯系在一起,詩人從絲竹音樂和美人的歌聲中聽出了其中談談的憂傷。因為詩人心中有為國家命運憂慮的惆悵,就覺得這位梁州美眉是自己的知音。
 
  任宰相后的武元衡力圖革除唐王朝中期以后藩鎮割據、尾大不掉的政治弊病,恢復盛唐國家強盛的政治局面。想在政治上有所建樹。他表面上好像是一介淡泊儒雅、寬厚仁和的書生,但他骨子里卻是一位剛烈倔強、沉毅堅定、憎愛分明的政治家。他在政治上是一位極力維護中央權威、力主削藩的強硬派。得憲宗信任拜相之后,所有朝廷軍事事務都由武元衡主持。他主張武力平定淮西節度使吳元濟的割據。當時另一割據軍閥成德(河北正定)軍節度使王承宗派人入朝為吳元濟求情,所派使者尹少卿“悖慢不恭”,被武元衡喝斥出朝廷。王承宗懷恨在心,多次上奏章誣陷武元衡。各地藩鎮勢力十分忌恨武元衡,必欲除之而后快。
 
  元和十年六月三日凌晨,這是中唐歷史上最黑暗的早晨,武元衡被地方藩鎮割據勢力謀殺。綜合《新唐書·武元衡傳》和《舊唐書·武元衡傳》的記載,我們大致可以描述出武元衡被刺殺的過程:這天早朝前天還未亮,武元衡與衛隊一行剛剛走出位于靖安里的家門,埋伏在巷子中的刺客們看到武元衡騎著馬過來后喊了一聲“滅燭”,一陣亂箭射向武元衡及其衛隊,武元衡肩膀中箭,又有一名刺客手持木棒擊中武元衡左大腿。人數眾多且武功高強的刺客們打得武元衡衛隊的保鏢們四散逃命。騎在馬上的武元衡身負重傷,已失去反抗能力,刺客們牽著武元衡的馬向東南走了十幾步,殺害了這位正直的宰相,并砍下的頭顱揚長而去。白居易被貶江州時寫給其妻楊氏的堂兄《與楊虞卿書》中描述了武元衡被殺的慘狀:“去年六月,盜殺右丞相于通衢中,迸血髓,磔發肉,所不忍道。合朝震驚,不知所云。”中唐時期一位剛正不阿、清廉有為的名相就這樣身首異地,慘遭殺害。同一天,御史中丞裴度也在通化坊被刺負傷。據《唐詩紀事》記載,武元衡被刺前夜作了一首題為《夏夜作》的詩,詩中吟道:“夜久喧暫息,池臺惟月明。無因駐清景,日出事還生。”蹊蹺的是第二天早晨詩人果然出事被害,后人以為這首詩是不祥的讖語。
 
  武元衡被刺案驚動了朝野,使滿朝主張平定藩鎮作亂的大臣們驚恐戰栗、人人自危。但許多大臣義憤填膺,強烈要求緝拿懲辦兇手。唐憲宗聞聽武元衡被刺的消息極為震怒,詔令懸賞捉拿兇手。關于殺害武元衡的主謀,當時就有兩種說法:一說是成德軍節度使王承宗,一說是淄青節度使李師道。據《新唐書》、《舊唐書》、《資治通鑒》等史書記載:案發之后,兵部侍郎許孟容上奏章請求捉拿兇手,唐憲宗命“金吾及府、縣”破案捉拿兇手,被逼急了的兇手在長安街市散布流言“不要把我們逼急了,誰逼我們先殺了誰。”不久,左神策將軍王士則、左威衛將軍王士平在長安城捉住王承宗部下張宴等十八人。張晏供稱受王承宗指使殺害武元衡,唐憲宗下令處決張晏等人。時任中書侍郎平章事的張弘靖認為主謀殺害武元衡的另有其人。一個月后,東都防御使呂元膺在洛陽逮住淄青節度使李師道手下在洛陽作亂的叛賊門察、訾嘉珍。經呂元膺審訊,門察、訾嘉珍供稱受李師道指使殺害了武元衡。因前面已殺了張晏等人并討伐了王承宗,所以唐憲宗下詔秘密處死門察、訾嘉珍。
 
  武元衡慘案對詩人白居易仕途與人生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當時身為左贊善大夫的白居易越職上書,要求捉拿殺害武元衡的兇手,被貶為江州司馬。

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大免费全看,漂亮人妻当面被黑人玩弄,被公侵犯玩弄漂亮人妻,